富阳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重返埃德加 第十六章 贝法斯特(二)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8:18 编辑:笔名

重返埃德加 第十六章 贝法斯特(二)

万籁寂静,原本就没多少住民的河谷镇随着夜幕沉眠,时间如潺潺流过的河水迅速流逝,直到月上中天,原本昏昏欲睡的四名守卫忽然打了个冷颤,同时清醒过来。●⌒,

不对劲,非常的不对劲!

就算是没有正式编制的民兵,他们也恪尽职守,从不在站岗时偷懒打盹。更何况,现在值的是夜班,最需要警醒和提高防备的时间段,一个也就算了,居然同时犯困,这已经不能用偶然来形容。

在对视中看到彼此的惊骇,四个人都本能的抓起挂在脖颈上的哨子。

急促而尖锐的哨声打破平静,刚睡下没多久的弗兰急忙起身,顾不得穿戴整齐,抓起靠在床头的长剑,赤着脚就跑了出去。

本就浅眠,心事重重的弗兰根本无法入睡,妻子的劝慰并未让他完全放下心中的忧虑。惊人的直觉让两任宿灵殿管理者都赞誉有加,并惋惜的表示若不是人类身份的限制,早已邀请他加入德鲁伊。

那个男人,尽管有着非常明显的阿尔金人特征,弗兰还是觉得不对劲。

不是比一般阿尔金人更扁平的五官,而是……某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一定要找个形容词的话,只有用气场或是内在这种相对贴近的词汇。明明没有睁眼,也没有对视过,弗兰就是认定那人的与众不同,以他近乎预言的直觉。

同样被警哨声惊醒的妮娜只看到丈夫飞奔离去的背影,有几个月前的前车之鉴,她不敢大意,抓起衣服胡乱套上后,拿出了放在床下的十字弩。小心警惕地走到大敞的门边,正要向外张望,一道阴影毫无预警的迈了屋内,妮娜头皮发麻,差点失声尖叫。

凹陷的两个眼窝里燃烧的幽蓝火焰将房间映照得昏惨惨的,和无光的盔甲形成强烈的对比。不是没有意识的游荡死尸骷髅。而是在那之上,更高位阶的,有自我思维的亡灵。

弗兰……

妮娜默念丈夫的名字,急剧攀升的恐惧瞬间填满内心与脑海。

能越过入口的守卫与彻夜巡逻的民兵。显然是已突破最外围和基本的防卫。这个人口不过几十的小镇只有进行过简单训练的民兵,无法与正规军相比,在亡灵面前,唯一可以称得上战斗力的就只有宿灵殿的德鲁伊。作为顶替几个月前因兽人偷袭而去世的人马冈德罗

重返埃德加  第十六章 贝法斯特(二)

,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淡淡柔光的辉光精灵在降临之初就以独自击退进犯兽人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想到这儿。本已降至谷底的希望又再度燃起。妮娜急忙撞破窗户,刚落地就被一个湿热的物体绊倒,借着屋内映照出的烛光定睛一看,绊倒她的是一具残缺的尸体,头的上半部分齐着鼻子整个都不见了,鲜血从整齐的切面渗出,将地面浸成深褐色。从仅剩的半张脸,勉强能认出是埃尔文,巡逻队最年轻的成员,上个月才刚成年。弗兰多次抱怨玩心太重。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肩负的。十六岁的孩子,与自己一般高,连五官都完全没长开,就这样,死了。

想起家里的亡灵,妮娜顾不得喉咙深处涌出的呕吐感,手脚并用地爬起,以最快的冲向百步之外的宿灵殿。

只要德鲁伊不死,宿灵殿就是最安全的所在。和有生命的兽人不同,亡灵无法踏足神职相对的生命之域。

咔嚓。咔嚓,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始终缀在身后。

妮娜甚至不敢回头看亡灵距离自己还有多远,她只是拼命地跑,用尽全身力气。

快了!就快到了。只要转过这根树杈。就能看到宿灵殿的秘门……

可事实击碎了妮娜的所有期望,她的丈夫,河谷镇的民兵巡逻队长与他的部下护着村民与几十名骷髅对峙,本该成为庇护所的宿灵殿却依然大门紧闭。

“开门!”

“快开门啊!”

“救命,我还不想死。”

“德鲁伊大人,求你开开门让我们进去!”

呼救声此起彼伏。与之对应的是民兵一个接一个倒下。

弗兰目眦尽裂,嘴角都咬破了。

为何?本该保护村民的德鲁伊见死不救?本该庇护小镇的地之柱会视而不见?我们一直都诚心供奉啊,难道因为是人类?就因为我们是人类?

“啊”

又一声惨叫,弗兰扭头一看,是比埃尔文大半岁的贝奇,亡灵骑士的黑剑几乎将他劈作两半,喷涌而出的鲜血将被他护住的孩童淋了一身。

“贝奇!”

妮娜眼见丈夫回头的瞬间,与他对持的亡灵举起手中长剑,不由得呼喊起来。

“小心!弗兰!”

急忙回神的弗兰举剑格挡,仍不敌骷髅骑士的蛮力,被连人带剑扫倒,冒着热气的肠子从被划破的伤口滑出,剧烈的疼痛让弗兰无法起身,只能眼睁睁看着与死神无异的骷髅骑士一步步朝自己走来。这一幕彻底击垮了妮娜的精神防线,她顾不上成排站在宿灵殿外的骷髅,顾不上身后迫近的寒意,满心满眼只有丈夫一人。

就在这时,封闭的宿灵殿秘门缓缓打开了。

不止是村民,就连亡灵也停下杀戮。

从门内走出的并不是清隽俊美的辉光精灵,而是一个皮肤微黑的年轻人类。

看到他的出现,意识还算清醒的弗兰无比悔恨。

果然是这家伙吗?

不应该犹豫的,以为是人类就心存怜悯。

早知道会给大家带来灾厄,就该在河边一剑刺死他!

“这家伙是谁?”

“德鲁伊呢?”

“怎么是他?”

“是内应!一定是他把亡灵引进来的!”

惊疑和怒斥代替了哀求,就在所有人都认定取代了德鲁伊出现的青年与亡灵是共犯,只见他举起手,莹白色的亮光分作汇聚后分裂为数十条细细的光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透了呈扇形围住宿灵殿入口的亡灵。

耳朵里回荡着奇怪的嗡嗡声,就好似某种共鸣,而接下来发生的更是让所有人,包括没死透的都震惊到无以复加。

秘门枯萎的枝条恢复活力,仿佛大地回春一般,眨眼的功夫就生发出了鲜嫩的绿叶。

“这……这是……”弗兰坐直身体,不敢相信地抚摸腰侧,足以致命的伤口已经愈合,若非疼痛感还在,他会以为是死前的的幻觉。

“你怎么样,还好吗?”扑到丈夫身上,妮娜激动地不停在本该是开了一大个豁口的地方来回摸,确定完好无损才一脸愕然的望向弗兰。

“我很好,妮娜。”劫后余生的弗兰紧紧拥抱妻子,庆幸自己还活着。

“队长……”虚弱的呼唤让夫妻俩双双回头,贝奇一脸莫名地寻求解惑,“我记得被砍了一剑,好疼……”

没错,差点被劈做两半。伤口也在,就仿佛……被治愈了。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治愈肉体,说是起死回生也不足为过。

片刻之前还将村民斩杀得毫无还手之力的骷髅骑士在阵阵飒飒声中化作黑灰,被拂过的夜风吹散不见,人们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仿佛之前的种种都是一则梦境。

直到德鲁伊从宿灵殿内步出,他们才回过神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德鲁伊大人,刚才的是幻觉吗?仰或是您对我们的考验?”

白皙的肤色也无法掩盖伊瑞斯的惨白,几次张口都没能说出完整的字符。眼看情况不对,七嘴八舌追问的村民很快安静下来,双眼在陌生人与精灵之间来回扫视。

“多亏阁下的援手,让河谷镇得以在亡灵的这次偷袭中保存,我代替全村的人向您致谢。”

阁下,您。

德鲁伊竟然对区区一介人类使用了这样的词汇,村民既迷茫又困惑。这个阿尔金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而其中最吃惊的莫过于巡逻队了,这个被他们从山林里抬回的家伙只是动了动手指就干掉了几十个骷髅骑士,那可是相当于一个团的正规军战力啊。他,真的是人类?而不是某种假借了人类外貌的高等物种?

辉光精灵的话让弗兰已经到嘴边的“你是谁”硬生生遏止,不过那人仿佛感应到了他的疑惑,微微侧头,以一种包含深意的眼神打量了他一眼之后,用奇怪的发音不急不缓的说着通用语。

“夜安,诸位。我是新任的地之柱自然之子,贝法斯特。”

奥拉西奥山脉的阿尔金人,没人计较这是真名?又或者只是随意取的代号?所有人都被他的自称震惊了,自然之子,柱的使徒,在地上的代言者,神力化身。这样一个大人物出现在河谷镇立刻打消了村民们对亡灵侵袭的恐惧。

弗兰在妮娜的搀扶下起身,与其他人一起向刚做了自我介绍的青年躬身行礼。

“河谷镇欢迎您的到来,柱的使徒。”

“大人!”

在诚挚的欢迎声中,有一个迥异的呼喊,一位母亲手捧年幼的孩童跪倒在自称贝法斯特的青年面前,问出了此刻所有人一致的心声。

“请您救救我儿子。”

除了在这里的人,其他的村民已在熟睡中被亡灵夺去性命,所有人都期盼自然之子能再一次引发奇迹。

青年双眼下垂,瞥了一眼女人怀中的孩子,语气淡淡:“他已经死了,纵使是神的力量也无法拉回已经回归生命之流的灵魂。”

“啊”

痛失亲人的哀鸣在河谷镇久久回荡。(未完待续。)

齐齐哈尔治疗卵巢炎方法
齐齐哈尔治疗卵巢炎费用
齐齐哈尔治疗卵巢炎医院
齐齐哈尔治疗盆腔炎方法
齐齐哈尔治疗盆腔炎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