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阳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造化神王 第三十八章 交集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2:33 编辑:笔名

造化神王 第三十八章 交集

“我们天界有这号人物吗?”

远处的一座破败楼台上,两名天界学员负手观望,长衫决决,一副悠然自得之态。

除了他们二人外,其他地方也都隐藏着天界之人,正在进行暗中保护,一旦出现危及地界学员性命之事,便会出手相救。

当然,类似天界学员插手试炼之事,他们也需要管上一管。

“没见过,应该不是天界的。”

“哦?这么説来地界倒是出了个不错的家伙?”

“还行吧,刚才的一击应该有三星的实力,放在地界能排前五之数,但到了天界,也只是个渣渣罢了。”

“海兄言重了,地界与天界岂能相提并论。”

王海轻轻一笑,不置可否,突然他神色一动,下一刻,整张脸顿时阴沉下来,道:“刚有人传音过来,证实此人的确不是天界的。”

“哦?那海兄何故生怒?”另一人疑惑道。

“荣兄可记得舍弟王浩?”

丁荣剑眉一挑,似乎响起了一人来,道:“莫非此人就是萧尘?多次令令弟蒙羞之人?”

“正是,我曾答应过舍弟会替他讨回一个公道,不知荣兄可否给我一个面子,当做不知此事?”

“哈哈!海兄言重了,我与令弟也有几面之缘,这个公道我自然也要替他讨一讨。”

“那就有劳荣兄了,此人狂妄至极,我们作为学长,有义务教他认清一些道理。”

“哈哈!海兄所言甚是!太过狂妄,等到了天界可得吃不少苦头,我们也是好心教导一下。”

“……”

另一边,萧尘掏了掏耳朵,并未理会计景同他们,将目光落到韩眉身上道:“想要这面旗帜?”

一对上萧尘那含笑的眼眸,韩眉不知为何脸庞微微发烫,刚想欣喜的diǎn头,身前的叶坤却是抢先道:“多谢学长好意,但这九号旗于我们是祸不是福,没那能力保下啊。”

二十六班的人皆是无力叹息,刚才一战后,深知自己与十一班的差距甚大,即便逃过了这次争夺,也无法保证接下来的九日能够躲过,多少实力办多少事,他们的确没有资格染指九号旗。

“还算你们聪明。”

计景同等人都是冷笑不已,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或许单打独斗不是萧尘的对手,但他们五十几号人,还怕他能跑了不成?

萧尘diǎndiǎn头,这才看向计景同等人,嘴角一掀,露出一抹嗤笑,道:“既然他们不要,就赏给你们吧。”

“哼!本来就是我们之物,学长也未免太狂妄了吧!”东浦跨出一步,一脸怒气,武者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这等犹如怜悯般的施舍,谁能忍受!

十一班的人也都在这一刻齐齐跨出一步,怒火中烧!

“狂不狂妄可不是你説了算,要我説了才算。”

萧尘的脸上依旧是一副懒散之态,手上翻转一圈,几道符诀印入旗帜之中,猛然掷出,直射东浦而去!

“你做什么!”

众人大惊,想不到萧尘竟然会突然出手,那东浦不过是一星气武境,在强大的劲气冲击而来时,心神大慌,脚下一颤竟是跌坐到了地上!

“砰!”

九号旗以一个十分不可思议的弧度垂直砸下,从东浦双腿间穿过,深入地面一尺!

顿时,一股尿臭味弥漫出来,东浦竟然直接吓尿,那旗杆与他裤裆只有一寸之隔,只要稍稍再往前一diǎn,他就会变成一个‘废’人!

“不做什么啊,就是把旗帜还给你们。”

萧尘很无辜的摊了摊手,嘴角保持着讥讽之色,道:“既然东西还你们了,那我也告辞了,不用送。”

转身之际,萧尘瞥了眼韩眉,嘴唇微动了几下,然后大摇大摆的向原先的方向而去。

哗啦!

围困他的十一班学员纷纷向两旁退去,虽然一个个都愤怒不已,但也没有一个傻鸟愿意站出来招惹这个煞星。

“混蛋!该死!该死啊!”东浦惊魂未定,坐在地上不断咆哮起来,面目要多狰狞就有多狰狞。

计景同也是阴沉着脸庞,彷如能滴下水来,他走到九号旗旁,浑身上下无不散发出阴厉的气息。

“这件事绝对没完!”

计景同现在连杀了萧尘的心都有,愤怒的将气都撒在九号旗上,单手抓杆,奋力一拽,却是纹丝不动!

“啊?”

众人顿时傻眼,疑惑的看向计景同,而后者也是目瞪口呆,额头上渗出了冷汗。

这次,计景同不敢再托大,双手紧抓旗杆,全身力道尽数压上,但冷汗越来越多,脸庞越来越红,九号旗却依然微丝不动!

“怎么回事?!”

众人一个个都长大了嘴巴,看着累到在地上不断喘气的计景同,脑子里一时间转不过弯来。

二星气武境,怎么连个旗帜都拔不出来?这也太假了吧!

“噗嗤!”

远处观望的韩眉终于忍不住掩嘴偷笑起来,只有她知道,这旗帜上已经被萧尘下了重力禁忌,没有解禁之法,就算十一班所有人一起上也无法撼动。

而这解禁之法,萧尘在离去前,已经用传音术传给了她。

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韩眉露出了一抹青涩笑容,她知道,这一刻或许是两人最后的交集,一生中擦肩而过的人无数,却是能有几人烙印心间?

或许,萧尘便是其一吧?

………………

离开之后,萧尘直奔传承之地而去,不知为何,他有种感觉,那道黑芒正是引他去那儿。

穿过一片片残垣,萧尘来到了一座古朴的大殿前,相较于其它殿宇,这座名叫传承殿的大殿保存尚算完好,散发着无尽的萧瑟之息。

千年流转,不过天道轮回的弹指一瞬间,滚滚洪流,却只是其中沧海一栗。

“锦瑟华年一曲拨断弦惜流年可曾相约天涯路踏遍。”

萧尘喃喃轻吟,前世今生,一曲流转,曲散人落,萧尘却是当场石化。

一入大殿,一尊宏伟的雕像呈现眼前,是为男子样貌,只见雕像高十丈,琉璃雕琢,玉光灿灿,一袭玉白披风,迎风鼓起,一手握枪,一手负背,样貌俊朗,五官清冷,嘴角带着一丝邪笑,蔑视天下。

虽为玉身,却是有着一股傲视苍穹的狂霸气场散发而出,震人心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尘狠狠的倒吸了口冷气,若説此地遗址是云渺宫前身,他倒是还能接受,但眼前这尊雕像又该如何解释?为何会有他前世的玉身在这里!

这根本就是八辈子打不着杆的事情!

“难道这里真的是云渺宫?整个宫群掉落时空乱流出现时间差?不对!不对!且不説当世还没有哪个大能之士能够把整个云渺宫送入时空乱流,就拿眼前这尊雕像来説,就是毫无道理的事情,云渺宫为何会立他的玉身?这根本不切实际啊!”

一向淡定如他,也是在这一刻激起千层浪

,这前世玉身的出现,完全颠覆了他的思维,将他带入到了一个无法解开的迷惑深渊之中。

“你就是萧尘吧,不好好参加试炼,独自跑这来做何?”

门口外突然传来一道轻笑声,随后两道人影踏入大殿,正是王海与丁荣。

由于太过震惊,萧尘并没有察觉有人靠近,直到声音传来之时,方才稍稍平静一些,道:“有事吗?没事就滚。”

“噼啪!”

王海拳头一捏,脸上顿时阴沉下来,道:“哼!好一个嚣张的家伙,给脸不要脸,你清楚是在和谁説话吗!”

“海兄何须动怒,所谓无知者无畏,觉得有diǎn本事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却不知只是井底之蛙。”

“好!看在荣兄的面子上,我不为难你,自己跪下扇十个耳光,以后见到我弟王浩就绕道走,我身为天界学长,也不会太过分。”

“海兄果然好气量!”

丁荣呵呵一笑,看向萧尘,道:“你能有如今这般修为也是不易,只是太过猖狂了些,年轻人要懂得谦虚,幸亏你这次得罪的是海兄,不会太过为难你,也算是教你收收性子,对你以后大有好处。”

听着两人自顾自的一唱一和,萧尘也是感到无语,自以为是的人他见过不少,但能将自以为是做得如此清新脱俗的还真不多。

“唱戏唱完了吗?要是唱完了就可以滚了。”

丁荣一怔,也是沉下脸来,道:“xiǎo子!我也是为你好,别不知好歹!”

“你是我养的狗?舔着脸来给我送好?”

萧尘一脸讥讽之色,看着二人道:“真不明白你们到底哪来的优越感?”

“你是在找死!”

王海脸色铁青,身旁的丁荣也好看不到哪去,两人眼中都是冒起了凶光,本是想略施xiǎo惩,但现在看来,不给diǎn狠的,根本无法让他长记性!

常德治疗早泄医院
六安治疗牛皮癣费用
山西整形美容费用
承德好的牛皮癣医院
六安治疗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