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阳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血火天衣 第773章 切肤之痛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9:40 编辑:笔名

血火天衣 第773章 切肤之痛

“呼……总算……总算还活着……嘿嘿嘿,我这样的好男人……没……没那么容易放弃对你的爱。”

程铁轩已经恢复了大半,一副伶牙俐齿也回到了身上,强忍着尚未散尽的剧痛继续调戏影魔。

“没有人讨厌不服输的男人,我也一样,嘻嘻嘻,希望你不会放弃太早,知道吗?我心中的‘她’现在还没痛苦到极点。”

影魔对程铁轩的调息没有任何反应,既没有生气也没有感到高兴,因为她现在正沉浸在异样的享受当中。

痛苦,同样的痛苦。

谢凝的意识还在,没有被影魔彻底吞噬,当然也没有清醒,但是却能对程铁轩发生反应。

这种反应自然是痛苦与悲哀,相同的情绪也同样传递给了影魔,而且带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无论解剖多少人都无法得到的充实感。

“显然我就是这样的男人,谢谢你,让我知道她会为了我而痛苦。”

惨淡却毫不服输的倔强笑容挂在程铁轩的脸上,身体虽然像被水泥浇筑在空气中一般无法动弹,却不妨碍脸上出现微笑。

“好呀,如果你能继续逞能的话――就像这样。”

说着,影魔向程铁轩伸出了另一只手。

影魔的手臂不会伸长,二者之间隔着相当遥远的距离,可是灵活的手指却立即轻轻贴在了程铁轩的胸膛之上,挑逗般地蹭了蹭。

“喂喂,要是你真拿出女人的魅力来诱惑我,说不定我真的撑不下去……嘿嘿嘿……”

面临着影魔的威胁,程铁轩依旧保持着以往的风采,半轻佻半认真地报以笑颜。

但他的嘴角却在不住的抽动

,牙关紧咬的模样证明了他此时正深陷痛苦的事实。

“就这样继续下去哦,不好好忍耐的话,说不定就没那么讨人喜欢了。”

影魔隔空的手似乎在温柔地揉动着某种不十分大,一只手就能握住的棒状物,动作相当艰涩,仿佛在手指活动的空间当中遭遇到了某些阻碍。

“我可……没那么……软弱……”

程铁轩紧咬的嘴角已经渗出了深深的血痕,勉强忍耐着深入骨髓的激烈冲击。

“好呀。”

影魔开开心心地将五指猛地一捏,无形的断裂声凶悍地钻入程铁轩的身躯。

“唔啊啊啊啊!”

至今为止的忍耐终于到达极限了,程铁轩徒劳地扭动着身体,胸口疯狂地上下起伏着,一阵阵插入胸腔的剧痛与随之到来的窒息化作了无数噩梦的触手,将他死死缠住。

“不过是折断了一根胸骨而已,嘻嘻嘻,这才只是开始。”

全然不顾程铁轩的挣扎,影魔继续将无形的手从胸骨被折断的缝隙之中深入,接触到了程铁轩体内的器官。

遭受到攻击的不是身体,而是灵魂,但程铁轩所能够感受到的痛苦与身体遭受创伤之时是一模一样的。

一开始,影魔用手指轻而易举地撕开程铁轩胸口的皮肤,裂开肌肉,一直伸到胸骨的部分,抓住一条棒状的胸骨之后,见程铁轩毫无屈服的意愿,就将这根胸骨毫不犹豫地扯断。

自然,这一切都发生在灵魂之上。

现在似乎还有点不够。

能够透过人的身体,透过与人间隔的空间直接攻击到灵魂的绝技是影魔所独有的天赋,在灵魂攻击面前,除非特殊属性的高级天衣,其他任何的防御都是没有用的。

胸口开裂,骨头折断的程铁轩满脸被闷得青紫,胸腔中的各种器官当中,影魔所选择的是掌管呼吸的肺部。

“呼……啊……呼……呼……”

程铁轩的瞳孔瞬间扩散了整整一倍,与可怕的窒息相比,肺部被影魔的手指戳出孔洞的痛苦反而只是牛毛细雨,然而身体却依旧完好,再怎么窒息也不会真的因此而死去。

况且灵魂力量也能在天衣的作用之下缓缓修补,这意味着在无限回复的作用之下,一个人将永远承受不致死的身体折磨――不仅仅是折断躯体那么简单,一个人所能感受到的所有痛苦都可以通过灵魂映射在程铁轩的身上。

肺部多一个孔与多两个孔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

所以影魔就像顺手摘花一般在程铁轩的肺上又点了一下。

“呼……”

程铁轩没有尖叫,扩散的瞳孔刚刚开始有一点点回复,和死人还是没有多大的分别,甚至连意识都没有清醒。

影魔停手了,但无形的手掌依旧停留在程铁轩的体内。

某种意义上,她已经开始有了更大的兴趣。

人类是软弱的,影魔在多年的研究中再清楚不过,只要稍稍一玩弄就会死,或者哭喊着求饶,当然她有时候也会饶过一些人,但大部分还是被残忍地逼迫到精神失常后杀掉了。

天衣?身着天衣的人也一样软弱,这是事实,再强大的身体也忍受不了精神层面无休止的痛苦与恐惧,所以影魔一开始以为程铁轩也是这样的,毕竟她想先看看谢凝的意识对疯了的程铁轩有什么反应,然后再杀死他,看看又有什么反应。

可是程铁轩却像蟑螂一样无法击倒,纵使已经因为窒息而短暂昏迷,紧咬的嘴角却依然向上挑着,做出了难看的微笑。

难道这个人不怕死,又不怕恐惧吗?

“休息够了?”

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耽误了一点时间,影魔在心中轻咳一声,转而继续关注刚刚苏醒的程铁轩。

在鬼门关摸了一圈之后,现在总该屈服了吧?影魔是这样想的。

“这就叫……切肤之爱……是吗?”

由于精神恍惚外加窒息导致的虚弱,程铁轩的声音已经气若游丝,慢慢地将嘴角向上勾去。

“没错,这就是所谓的切肤之爱,就像这样。”

影魔开始觉得自己好像落入了下风,为了掩饰,手上的动作也就变得更加残酷。

这一次,影魔准备让程铁轩始终处于清醒状态承受痛苦,所以就放弃了对内脏的进攻。

“咳……”

程铁轩猛烈地咳嗽遮住了那一声倒抽冷气的声音。

“感觉如何?身上肌肉被一条条撕掉的感觉?”

影魔娇俏的笑声犹若银铃,左手的动作却接连不断,她每一次将拇指与食指深入程铁轩胸口的时候总是尽可能的慢,让指尖像钝刀一般锯开皮肤和肌肉,然后依照肌肉分布的纹理慢慢揭开。

如果这一动作没有发生在灵魂上,只需短短数分钟,程铁轩的胸膛就会只剩下一根根沾染着鲜红血迹的骨头。

而且,即使是身体上没有真实发生的事情,程铁轩依然在自己的意识中看得到,他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身躯被影魔一点点撕裂,泉涌的鲜血在地面汇聚成一个小小的池塘。

然而这依然无法打倒程铁轩,依然无法令他的意志屈服。

“她杀了……那么多人……今天……报应在我的身上……也是理所应当……那就是……我对……爱的牺牲……”

程铁轩的双目忽然变成了两团血红色的烈火,死死盯着影魔的脸。

“哈?理所应当?好一个理所应当,既然如此你就给我继续惨叫啊!给我直接疯掉啊!”

影魔终于被程铁轩强硬的态度搅扰得愤怒了,满口是爱的模样更是令人讨厌,这还不够,更可恶的是体内谢凝的意识竟然也趋向了平静,根本察觉不到丝毫悔恨或痛苦。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一切都和自己预想的不同?

咔――

其实并没有发出这样的声音,只是影魔用无形之手再一次折断了程铁轩的肋骨而已。

“咝……”

程铁轩的双眼没有因为痛苦而闭合,反而越发直挺挺地瞪着影魔。

“还要吗!”

咔――咔――

接连几次,影魔将程铁轩的肋骨一根根折下,好似一个人在无聊之时捏泡泡玩。

“嘿嘿……嘿嘿嘿……我可是被她承认的男人……和她现在的痛苦相比……不算什么……”

叠加在一起的猛烈疼痛依然没有击倒程铁轩,反而使他的脸上笑意更浓。

想想现在的谢凝,只剩下一个模糊的意识存在于影魔的体内,除了眼睁睁看着外面所发生的事情以外什么都做不到,相比之下,更痛苦的其实应该是她才对。

既然如此,又怎能轻易地向恐惧与痛苦屈服。

程铁轩的意识越来越清醒,膨胀起来的精神力量令影魔感受到了一丝警觉。

“你……我知道了,不能让你这样的家伙活在世上!”

当影魔忽然意识到体内谢凝的意识开始苏醒的时刻,她终于明白两个人原来正是凭着与对方的羁绊坚持到现在才没有疯狂,但不能再放任不管了,程铁轩必须立刻死在这里才行,因为这是最后一步,关键的一步。

“你的末日在此!”

突然之间,看似已经山穷水尽的程铁轩怒吼一声,背后猛地释放出无数夺目耀眼的七色光芒,影魔正要出手,却被这无数奇奇怪怪的光线弄得迟疑了片刻,不过她很快就发现这些光芒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被耍了!

影魔飞身而出,以最快的速度轰出一掌,直指程铁轩的额头。

终于……不行了吗……

程铁轩坦然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久久的寂静之后,一个冰凉的东西轻轻贴在程铁轩的额头之上。

“呃?”

意识到事态有变,程铁轩立即张开了惊疑的眼睛。

影魔的身姿近在咫尺,但轰在自己头上的不是一掌,而是几乎没有力量的指尖。

ags:

南阳好的癫痫病医院
宁夏治疗卵巢炎方法
赣州牛皮癣
南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宁夏治疗卵巢炎费用